给您最好的
阿里云优惠券!

TMT | BAT云端交锋 阿里云领跑 腾讯加速追赶

腾讯(700)第三季业绩首次披露了其云服务的收入,增速颇为惊人;而其强劲对手阿里云近期亦有不少新动作,包括与香港理工大学合作AI研发、进军欧洲云端服务市场等。内地云服务市场规模愈加庞大,各家科网巨头提供的云服务哪个更强,接下来将如何争夺发展空间?

去年内地制订了《云计算发展三年行动计划》,表示云计算产业规模要由2015年底的1500亿元(人民币,下同),增加至2019年的4300亿元。在政府扶持下,内地云端服务市场发展迅速,有人说这也是移动互联网已进入下半场的信号。当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转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

在这场转型战中,阿里巴巴无疑是领跑者。美国研究调查公司Synergy Research早前发布首季全球公有云厂商排名,前五名分别是亚马逊AWS、微软、Google、阿里巴巴与IBM,阿里巴巴成为前五名中唯一一间中国内地公司;若从地区来看,亚马逊AWS在亚太地区仍然排名第一,阿里云第二,腾讯公司的腾讯云则排名第五。

截至9月30日,阿里云第三季度云端运算收入增长至56.7亿元,年增90%,佔公司总收入的7%,去年同期则为5%,前三季度收入为147.5亿元。阿里巴巴首席执行官张勇近日接受媒体採访时表示,阿里巴巴的云端运算事业“阿里云”未来将成为公司的重要业务,公司早前亦宣布打算设计自己的人工智慧晶片,以用于处理大量资料的伺服器,并帮助阿里巴巴进一步促进云端运算部分发展。

大摩推断,云端服务是个“规模决定一切”的行业,阿里云将可主导市场。阿里云与众多企业、组织开展合作,以拓展其云技术在各个领域中的实践应用,规模之庞大一眼可见。早前阿里云宣布与英特尔在物联网领域达成深度合作,双方联合推出的云边一体化边缘计算产品,是一个专门针对物联网应用的开放性框架,包含了英特尔的硬件、AI技术,以及阿里云IoT的平台、操作系统等产品。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亦于本月与阿里云签署策略合作协议,旨在透过深度协作,引领财会行业全面数码化转型。

阿里巴巴同时也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上个月又在英国启用两个可用区,为区内的企业提供数字化升级转型所需的基础设施,包括弹性云端运算、储存、数据库、网络、大数据分析等。阿里云的步伐还延伸到了联合国。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本月初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阿里巴巴将利用尖端技术和阿里平台生态资源,帮助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实现数字化转型,阿里巴巴旗下阿里云将联合世界粮食计划署开发全球飢饿监测系统“世界飢饿地图”,看来阿里云的发展势不可挡啊。

在公布第三季业绩之前,腾讯从未披露过云服务收入。云服务和支付相关服务被放入“其他”业务,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神秘的“其他”是腾讯所有业务中增长最快的板块。业绩显示,前9个月腾讯云收入超过60亿元,虽然在总量上还是远远落后于阿里,但是同期收入增速为100%,略快于阿里云。

游戏和直播是支撑腾讯云高速发展的引擎,“我们的云服务在游戏及直播领域维持领先地位,并扩大了我们在金融及零售等其他行业的市场份额。云服务的付费客户数录得同比三位数百分比增长。”腾讯在第三季业绩报告中表示。

多家游戏公司表示,如果想在腾讯应用宝上发布游戏,必须要用腾讯云服务。作为内地最大的游戏公司,腾讯体量不仅体现在游戏和玩家数量上,更体现在对产业链掌控上,腾讯同样是内地最大的游戏发行商之一,旗下应用宝是游戏重要分发管道。

除此之外,过去的一年里,腾讯大手笔投资多数和零售相关。永辉、家乐福、万达商业、海澜之家和步步高共同组成了腾讯线上线下的零售矩阵。腾讯主席马化腾曾公开表示,腾讯投资线下零售可以从三点受益,云服务即受益点之一。

在金融领域,腾讯频频签约商业银行拓展云服务市场份额。除了与中行(3988)、建行(939)、中信银行(998)、光大银行(6818)和招行(3968)等大型商业银行合作外,腾讯也不断将中小型城商行纳入合作范围。

除了阿里巴巴、腾讯等科网巨头,金蝶(268)、华为等企业亦有加入这场“云争夺”。2011年,金蝶转型企业云服务,厂商将应用软件部署在公有云、私有云或者溷合云上,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通过网际网络向厂商按需订购线上软件服务,按订购的服务量、服务时间等方式向厂商付费,而线上软件的维护、升级,全部由厂商负责,与原来企业向厂商买断软件、授权付费的方式大相径庭。

ofo、华为、腾讯、天猫等巨头企业都是金蝶的用户,以电商的企业为例,金蝶云端系统连结天猫、淘宝、京东等网购平台,网上订单可直接引到用户企业系统,仓务发货及配送均由电脑完成。

香港作为全球数据中心的集合点,亦有更多海底电缆连接外国,故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有企业预测香港将会迎来国际云端服务供应商来港开设数据中心的浪潮,如之前AWS宣布于2018年在香港设置数据中心,阿里云亦已在本港拥有两个数据中心。

本港企业为应对即将到来的“云浪潮”,积极开拓属于自己的云服务,香港宽频(1310)早前收购云端解决方桉领域的云端託管服务供应商ICG,为本港中小企提供包括云服务的套餐,包括网络基建、系统整合,以至未来云端科技等完备的点到点服务,协助企业客户发展。同时,香港宽频亦加紧培养公司云端专才以配合企业云服务发展。由本月起,来自香港宽频企业约300名人才,将开始在领先的数码培训平台Cloud Academy上进行多模式训练,以考取AWS或Microsoft Azure的云端专业认证。大概700名香港宽频人才将修读Cloud Academy的课程。

香港新兴科技教育协会主席洪文正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表示,香港可连接内地与香港两地的数据,发展云端服务具有一定优势,且香港企业目前对云端服务投资不多,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洪文正续称,但香港租金较贵,企业欲在港建立云数据中心成本较高,希望政府出台优惠政策扶持云服务发展。

不仅内地、香港两地的企业,国外云端服务商都要来内地云端市场分一杯羹。不过,基于内地监管规定,外国云端服务商欲来内地,必须伙拍内地公司合作。AWS与金蝶早于2014年结盟,金蝶国际亚太区总经理马兴旺早前表示,“(云端)软件用我们的,数据储存则是用AWS的数据中心”。这样一来金蝶用户可享用AWS最高企业级别的数据安全技术,而AWS亦藉此开拓中国市场,双方互补强项。

本周一汇港电讯亦宣布与医博系统(SAM)合作,将香港医学会诊所管理系统接入至Amazon Web Services(AWS)云端平台,令私家诊所在行政及临床管理等方面提升运算效率,系统会利用大数据分析,帮助医生断症及控制落药分量。

早前亦有传闻称美国科网巨擘Google正与腾讯、浪潮等中国公司洽商合作,计划进军内地云服务市场。到今年3月底时,该公司的潜在合作伙伴已收窄至仅3个,包括内地主要云服务供应商腾讯,以及在内地具相当实力的云计算及大数据服务商浪潮集团。

由于内地当局要求数字化信息要储存在内地,Google想要通过与中国本土公司的合作,利用内地的伺服器及数据中心提供Google的互联网服务。而对腾讯来说,倘能争取到与Google合作,将可提升本身的竞争力,与另一云服务巨头阿里巴巴一较高下。

洪文正认为,国外云端服务商与阿里云等内地企业所擅长的方面不同,如果合作,可将技术与平台结合,各取所需;另一方面,亚马逊等企业发展云服务历史较长,与内地企业合作可提供相关数据和经验。

在大多数人的脑海,对云服务的第一印象就是像“百度云”、“Google Drive”这些提供云端数据储存的软件,但其实云端服务范畴不仅仅只有储存。云端服务范畴广泛,根据其营运模式,有关服务商大致可分为三类,包括提供储存及运算资源为主的基础设施服务(IaaS)、助开发者建立云端应用程式的平台服务(PaaS),以及向企业提供云端应用程式的软件服务(SaaS)。

阿里云主攻IaaS,与亚马逊网络服务(AWS)发展历程相似,也因此受大摩看好,认为其可重演美国电商巨擘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的模式,雄霸内地云端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