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阿里云优惠券!

共享单车与共享机床

2018年6月25日,著名财经节目《财经郎眼》播出了第486期,主题为《共享经济热的冷思考》,是该节目组在时隔一年后再度关注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之消费端与制造端

在2017年5月1日的《财经郎眼》节目中,郎教授就明确指出了所谓的“共享单车”并不是共享单车,而是单车租赁,是“企业出钱买车租给你用”;同时对“共享机床”颇为赞赏,认为制造业才是共享经济的未来。

彼时共享单车风头正劲,风险投资趋之若鹜,摩拜和ofo小黄车已经开始从一线城市以“一天一城”的速度向二线城市进军,酷奇单车“亮瞎你黄金眼”的黄金单车刚刚亮相,小蓝单车6月初的营销策划大败笔还处于紧张筹备中,哈罗单车则刚刚获得B轮融资正在迅猛崛起……可谓风起云涌,一派繁荣景象。

一年后的今天,虽是炎夏时节酷暑难耐,共享单车投资人的心中却都在低吟着那首歌《凉凉》:摩拜已经不再让人“膜拜”、委身嫁作她人妇;ofo小黄车“要黄了”的传言铺天盖地;酷奇单车老板早已经跑路押金无着,“骑着骑着押金就没了”;小蓝单车委托滴滴运营,但滴滴同时也有了自己的亲生子青桔单车;小鸣单车在2018年6月末破产清算;唯有哈罗单车一枝独秀,在连续创业者杨磊的率领下凭着“免押金”的大杀技一骑绝尘、后来居上,隐隐然有登顶之势。曾经共享单车“颜色都不够了”的“谁持彩练当空舞”,如今“一地鸡毛”,只剩下橙黄蓝三色苦苦支撑,一片萧瑟肃杀景象。

时隔一年,制造领域的共享经济又如何呢?在2018年6月25日的《财经郎眼》节目中重点展示了制造业共享经济的四个行业代表:

货物运输行业的满帮集团,通过精准空车配货,实现重卡运力共享;

装备制造行业的沈阳机床,通过大范围的供需匹配及深度运营支持服务,实现机床产能共享;

技术服务行业的阿里云ET工业大脑(阿里巴巴旗下),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对工厂制造参数进行优化,实现工艺知识共享;

创业孵化行业的海创汇平台(海尔集团旗下),通过向创客全面开放海尔的研发、供应链、物流、销售及服务资源,实现创业资源共享。

在节目中郎教授再度指出,类似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这样的消费端共享经济是“伪共享”,而拥有年产值24万亿元的制造端共享经济才是“真共享”。

在共享经济中,可以说消费端的代表是“共享单车”,制造端的代表是“共享机床”,表面看起来都是共享,那么二者之间究竟存在哪些异同呢?

共享单车与共享机床的相同点

第一,都是能力闲置。从本质上看,共享单车共享的不是单车,而是运力;共享机床共享的也不是机床,而是产能。单车没人骑(平均一天骑行3次)、机床不开动(有效时间开动率普遍不足50%),都属于能力浪费;无论是否被使用,随着时间的流逝设备都在折旧,所以如何提升设备利用效率、减少设备能力闲置是共享经济的核心。

第二,都是供需匹配。需方通过互联网平台寻找供方,在条件匹配的情况下完成交易。

共享单车是用户通过APP平台查找闲置单车直接锁定目标骑行,属于用户与单车的直联。

共享机床存在两种连接模式,一是用户通过APP或网站平台发单上传零件制造需求,拥有闲置机床和工人的加工厂根据自身能力匹配需求获得制造订单,属于用户与产能的连接;二是用户手中有制造订单,通过APP平台寻找闲置的机床自行租赁使用,属于用户与机床的连接。

第三,都是设备互联。所有终端(设备)都通过管道(互联网)与云端(平台)实时连接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无比的设备互联网。

共享单车的设备互联是通过城市地图上每台单车所在地理位置来呈现。

共享机床的设备互联是通过全国地图上每台机床所在省市、所属工厂来展现。

二者都是用一个互联网平台统御所有终端。

第四,都是大数据运营。所有的运营都基于大数据做出决策,所有的衍生市场都基于大数据进行开发。

共享单车大数据包括单车地理位置、用户使用频率、用户骑行轨迹及速度等维度,可用于车辆维修、潮汐调流、休眠车查找等业务决策,还能衍生出广告定位、社交机会、优惠券推送等全新的市场机会。

共享机床大数据包括机床所在地点、产能计划、闲置程度等表层维度,甚至包括机床开关机时间、主轴转速、负载情况、加工代码等底层维度,可用于机床健康预测、主动维保服务等业务决策,还能衍生出技术支持、刀具更换、润滑油更新等机床周边广阔的市场空间。

共享单车与共享机床的不同点

第一是载体属性不同。

共享单车几乎都是增量,都是制造大量新单车后进行出租;只有ofo小黄车在最初校园内发展期还秉持“智能锁+学生闲置单车”的存量模式,后来突然发现单车不统一的结果是既难以维护又缺乏形象,于是赶紧转型学摩拜,专心做增量、不再做存量。

共享机床则是存量与增量并重,类似MFG、MISUMI、海智在线这样的工业在线交易平台主要针对的是宏观制造存量资源的利用,根本无法微观细化到单台机床上;而智造在线iSESOL则采取了与众不同的“T型战略”,既横向整合广阔的制造存量资源,又纵向拉动沈阳机床的i5智能机床增量资源,一直深入到每台机床的运动控制层面。

第二是平台属性不同。

共享单车都是“平台+运营”,无论是摩拜、ofo还是哈罗单车,都是既做平台对接、又做单车制造(OEM或ODM方式,摩拜找富士康,ofo找飞鸽、凤凰),只有小鸣单车既是单车制造商又是平台运营商。至于共享单车领域做纯平台的,只有一家叫做“全能车”的APP,善于投机取巧,即传说中的“共享单车惨遭共享”。

共享机床领域则纯平台居多,如前文所述的MFG、MISUMI、海智在线等工业在线交易平台,只做宏观产能的供需匹配,从成交订单中提取佣金,不涉及任何机床制造及终端运营;而智造在线iSESOL则属于“平台+运营”,平台是社会所有制造资源的广阔平台,运营则是自己生产的i5智能机床的深度运营。

第三是风险属性不同。

共享单车天然具有物理位置移动的特征,发生丢失或损毁时难以查证,破损风险较大——这也是马化腾起初不敢投摩拜的理由(腾讯是摩拜的C轮领投者,A、B轮均失之交臂)。

共享机床存放地点相对固定,一般是在工厂车间内,一旦发生损毁则责任相对清晰,风险相对较小。

第四是金融属性不同。

共享单车具有很强的即时需求特征,现在、马上、立刻就要用,于是提前收取押金就获得了用户的默许;而且是“一车押多人”,平均每台共享单车所获取的用户押金总额已经远远超出单车制造成本,因此才造成部分共享单车平台“押金自融”,比如酷奇单车与诚信贷的说不清的关系。从前期租赁流程上看,共享单车完全可以做到“即押即退”,不占用户押金;从后期使用收益上看,悟空单车曾探索过利用共享单车众筹融资且按收入返利的新金融模式,但是叫好不叫座,最终也未成功,反而成为共享单车行业中第一个破产的企业。

共享机床没有那么强的即时需求特征,虽然也收取押金(一般为设备原值的30%)但也只是用于后期对租金收取的保证及对损毁赔付的约束,且不可能存在“一机押多人”的情况。共享机床虽然前期租赁阶段的金融属性不强,但后期使用阶段的金融属性则存在巨大想象空间,既可以设备金融化,投资者针对设备定向投资、虚拟持有资产,对设备创造的增值按既定比例获取收益;也可以订单金融化,投资者针对订单定向投资、虚拟持有股权,对订单创造的利润按既定比例分享红利。

第五是数据属性不同。

共享单车的数据维度相对简单,除了记录单车位置、运动轨迹等数据,更关注对骑车人行为的推测,以撬动衍生市场。

共享机床的数据维度相对复杂,既可水平覆盖各加工厂的设备资源、生产计划、原材料储备等经营数据,也可垂直打透至每台机床的启停时间、运行参数乃至加工代码,将属于工艺知识共享领域的制造经验也一并收入囊中(即阿里云ET工业大脑所做的事情),而后者的数据价值远大于前者,一旦拥有就能产生无法替代、独一无二的核心竞争力。

第六是生态属性不同。

共享单车的生态系统过于简单,其利益相关者无外乎骑车人(用户)、单车制造厂(供应商)、运营平台(网站平台运维及单车维护),价值源于用户支付的租金,平台收取租金后先支付内部人员费用,再与外部OEM供应商结算单车成本,总体上是“资源共享、价值独享”,未能搭建出具有“双边&多边共赢效应的生态体系”。

共享机床的纯平台型与共享单车的生态属性类似,只局限于佣金提取;共享机床的“平台+运营”型的生态属性则大不相同,具有基于大数据的灵活全面的价值分享可能,一方面可以横向衍生至与机床运转相关的消耗品(刀片、润滑油、切削液等),以及与制造过程相关的检验检测、设计开发、技术支持、员工培训、二手回购、再制造、管理咨询等领域;另一方面可以纵向往前延伸至原材料及零部件供应商,变买为租、反向租赁,往后延伸至设备使用者,按照加工零件产生增值中各资源要素的贡献比例进行全链条分享,从而深刻践行“资源共享、价值分享”理念,共创共担共富共赢,“大家都好才是真的好”。

相比于共享机床,共享单车只完成了“资源共享”,未能实现价值分享,因此也就无法形成多元化、立体化的原始森林型生态体系,注定难以长期维系。

从共享单车到共享机床,从消费端蹦到了制造端,这个跨度有点大,中间应该有个过渡产业,个人以为会是“共享汽车”,比如华晨的“中华共享汽车”或吉利集团的“曹操专车”,典型的“生活+生产”,既贴近消费需求,又是工业领域集大成者,必将成为下一轮共享经济的引爆点。

目前看共享单车已经成熟,且熟到不能再熟;共享机床才刚刚起步,其中轻资产的纯平台型较多,重资产的“平台+运营”型则只有沈阳机床独一份。对于共享机床的“平台+运营”模式,从政府到投资人到行业企业到用户,大家都说好,但就是一直无人下海,都在岸上观摩,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资金需求量大且回报周期长,与风险投资“两年退出”的金科玉律相悖;另一方面是市场还不够成熟,尚需加大力气培育,眼前似乎还没到收割的程度。不过正所谓“时不来谁来”?第一个吃螃蟹的总是要冒风险的!虽然先驱可能会成为先烈。然而如果等到市场成熟了,那就是“时来谁不来”?机会的时间窗口早已错过,也许瞬间共享机床市场就会变成2017年的共享单车市场,一片惨烈景象。

这让我想起了电影《猫鼠游戏》中的一个段子:“两只小老鼠掉进一个奶油桶。第一只老鼠很快放弃了,淹死了。第二只老鼠没有放弃,而是努力奔跑直到把奶油搅拌成了黄油,然后爬了出来。”共享机床市场正在经历着从“奶油”到“黄油”的大变局,谁会是第一个把“奶油”搅拌成“黄油”从而取得成功的先行者?让我们拭目以待。

董凌云        二〇一八年七月九日

声明:本文绝非企业广告软文,而是在理论层面上的研究探讨,欢迎批评指正。

云说管控

交流集团管控经验,探究企业管理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