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阿里云优惠券!

腾讯阿里谁会先倒下

腾讯阿里谁会先倒下

——2018年之后你应该买00700还是BABA

截止美东时间与北京时间10/16日,中国企业市值排行前两位的阿里巴巴(BABA)与腾讯控股(00700)股价分别报收于149美元/ADR,281港币/股,较两股之前高点回撤幅度均在30%以上,均创下上市以来回撤幅度纪录,股王,生病了。

根据商业周刊每年发布的《两岸三地企业市值排行榜》,2016年腾讯超越工商银行,市值冲到第一位,成为互联网公司市值的节点事件,当年市值增幅高达33%,同年,还被归于“非日常生活消费品公司”的阿里巴巴,同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到第三名。2017年,更大的奇迹出现了,腾讯控股在2017年实现了市值翻番,暴涨至4895亿美元,牢牢把持第一名的位置,阿里同样实现了70%的惊人增长,以4384亿美元排名第二。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石油,银行,造船,采矿都由国家把持的“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土壤中,阿里腾讯书写了民营经济的“惊爆点”。

大学几年来我最喜欢读的书是吴晓波写的企业史,他以十年或者三十年为一个阶段,用直白的笔触书写时代洪水裹挟之下的企业家们。吴晓波说“我之后出书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不是因为作者重速不重量,而是时代的变迁,在当今科学技术如戈登摩尔口中的18个月增长一倍的速度下,不记录,就会很快溜走。从1978-2008,三十年的民营企业史是在灰色,动荡,甚至犯罪的环境下,产生了一个又一个暴富的传奇。2008-2018,移动互联网用三年的时间就彻底击败了搜狐新浪4399,没有拿到移动互联网门票的企业,都只能眼睁睁看着阿里腾讯,百度美团,头条滴滴一路狂奔,连背影都没有留下。

时间越走越快,下一波浪潮什么时候到来?移动互联网之后,十亿量级的风口到底在哪?最关键的是,阿里腾讯,做好了应对下一波浪潮的准备了吗?逍遥子是不是下一个张朝阳?Pony会不会变成没有微博的曹国伟?在大环境的宏观战略视角之下,阿里腾讯谁会先犯第一个大错?

一.在当下,谁的营收增长能支撑高估值?

我们利用对比估值法,似乎腾讯阿里的对标对象都在美国。以腾讯走“流量换资本”这条路来看,在美国FAANG五大科技股中,最相似的应该是Facebook,扎克伯格的企业在近期因为隐私泄露遭遇颓势,但纵观其股价历史,长牛不断,其PE为24倍,反观腾讯,在2018年遭遇股价大跌的背景下,其静态PE仍高达27倍,鼎盛时期,PE甚至高达50,几乎是Facebook股价鼎盛时期PE的两倍。阿里最明显的对手方则是亚马逊,贝佐斯的企业在当下市盈率高达140倍,阿里则只有40倍PE,但不得不考虑到的是,阿里的ADR篮子里并不包含蚂蚁金服这只巨型独角兽,1500亿美金估值的蚂蚁金服会将阿里的PE推高多少倍不得而知,但很明显的是阿里并没有把所有的武器都拿出来。放眼望去,国内阿里腾讯一骑绝尘,但与美国科技股的对比上,阿里与腾讯的股价仍然有一定的高估。

什么东西支撑了AT的高估值?答案是营收的增长速度。

中国的PE/VC正是倚靠着BAT发了家,软银投资阿里有2000倍的收益,红杉和高瓴更是各自“占据中国互联网56%的市值”和“两万亿的朋友圈”,资本裹挟之下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就是带着镣铐跳舞,不论你是亚马逊还是苹果,阿里还是腾讯,在资本眼中,最明显,也是最容易证伪的数据,就是营收的增长速度,50%是及格线,在腾讯营收增速与股价的combo图中,很容易观察到,图中画圈的两个地方,在营收增速大幅失速的情况下,股价均出现了停滞甚至下跌,尤其是2018年上半年,腾讯回撤的最大原因就是营收“仅仅”增长39%,阿里同理,只不过2014年才上市的阿里数据并不充足,且旗下王牌均打算分拆上市,不属于上市公司主体,所以可比性较弱。

营收增速就是估值的生命线,当下,谁的业务能继续带来稳健增长的营收,谁的业务风险更低?

先来看腾讯,这是2018年Q2腾讯的整体营收构成,一项一项来看。

首先,网络广告业务。任何一家通过流量来变现的公司似乎都应该倚靠巨大的广告收入,头条,甚至谷歌,广告收入都占据极大份额。腾讯不同。腾讯的广告业务占比较低有几方面原因,首先腾讯并没有广告基因,当QQ秀为内敛的中国人提供了时尚的出口,QQ音乐(现已改名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预计2019年上市,估值300亿美金)为“只要免费”的国人灌输了“歌不是免费听的”版权意识之后,腾讯早早就寻找到了自己的商业变现模式,后来的网络游戏其实是一脉相承。找到钱袋子的腾讯并不依靠广告业务来为自己的巨额流量变现,靠着大量的增值服务,腾讯就已成为巨人,广告意识的缺失也使得腾讯在这场大战中落得下风,但击败腾讯广告业务的先决条件只有一个,也是最困难的一个:流量超越腾讯。但张一鸣做到了,他甚至颠覆了腾讯。头条系的今日头条,抖音,用精准的算法驱动带走了人群,MAU突破7亿,在早期增值模式缺失的情况下,张一鸣力拼广告业务,田忌赛马,在广告上略胜腾讯一筹。头条在2017年用一万名销售死磕了450亿广告收入,吊打了腾讯。

既没有广告基因,懒人心态严重,又有强敌环伺,腾讯的流量在如今,广告变现变得越来越困难,在这个领域,腾讯转身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窄。

社交网络收入是什么?用一句简单的话说就是“你花了多少钱买腾讯视频会员,你给微视主播打赏了多少钱”                视频订阅和直播打赏服务占据了社交网络收入的大头,这个领域的战争取决于两个问题:版权库的数量和精品主播的数量。这一部分,腾讯最大的问题是内部倾斜资源不足,龚宇的爱奇艺和古永锵的优酷土豆都靠一只手打天下,只有视频,而且背靠阿里大山,烧起钱来并不逊色,腾讯视频只是腾讯内部社交网络事业群旗下的一个部门,很难得到总部的资源倾斜,在版权大战中并不占上风。直播业务更是红海一片,不甘心落后的微视在朋友圈限时推广,DAU仅增长300万,奉佑生的映客已经上市,一直播背靠新浪微博,在直播这个技术门槛并不高,主播又是长期卖身于一家平台的现状下,微视的翻盘点在哪里?目前还在迷雾之中。

先不说“其他”,先来看问题最大的网游。在中国创业,你很难不看政府的脸色,这个脸色,可以是褒义,也可以是贬义。对腾讯游戏来说,好像是一张黑脸。刚才说过,懒人心态严重的腾讯习惯用自己擅长的业务变现,而面向三低(低年龄,低收入,低文化)群体的游戏业务,拥有稳定甚至“上瘾”的现金流的游戏业务,竟然成了腾讯的救命稻草。2018Q2,腾讯游戏业务营收占比34%,只手遮天,只可惜,在中国,最大的天,还是政府。自2017年三季度开始停止发放网络游戏备案号,腾讯旗下的所有新网游均无法展开营收,只能以“体验服”的名义,免费运营,无法氪金,玩家很急,腾讯更急。内部赛马机制产生的《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绝地求生全军出击》两款游戏本身被腾讯寄予厚望,而且倚靠着PC端的大量玩家转化,运营数据很好看,可惜,无法变现,政府不让你变现。有人说这不是一个长久的困局,一旦放开备案,腾讯就能重回巅峰,其实不然,仔细观察十八大以来的所有文化审批,均是从严从重,微博上都已叫苦不迭,强力施政下,就算放开了两款手游,又能如何?现在的腾讯手游营收,基本就靠王者荣耀与QQ飞车,我有一个侧面供大家参考:2014年体验服开放以来到2017年暑假,腾讯用两年半完成了67个大区的人气积累,2017年暑假到今天,王者荣耀的大区数量停滞在了72个,流量红利已经到尽头了。游戏业务,不仅是腾讯懒人心态的产物,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公司居然靠手游发家致富,而不是技术驱动,不失为一种讽刺,游戏一旦倒下,腾讯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50%的营收增速在未来五年靠什么呢?

“其他业务”涉及战略层面,留到下一个问题再说。

回头看阿里

与腾讯最大的不同在图中一目了然,如果腾讯还处于四面出击,但是腹背受敌的情况下,那么阿里就凭借着天猫,淘宝,盒马,银泰完成了自己从线下到线上的垄断,阿里去年GMV4.8万亿人民币,第二名呢?刘强东的企业2017年GMV1.3万亿,几乎只是阿里的四分之一,今年张勇喊出了GMV破一万亿美元的口号,似乎距离实现已经并不遥远。如果腾讯最大的护城河是10亿MAU的微信人群,那么阿里最大的护城河就是手淘上的上千万店铺。同样的护城河,谁的更深?

滴滴程维在在接受采访时说到了互联网的最本质特征:用科技降低成本并最终盈利。这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

首先来看“用科技降低成本”。阿里的核心电商业务是否完成了这一使命?我们想一想淘宝出现前后的交易成本变化就能很快的得出结论。淘宝,滴滴,美团,这些企业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是平台,一个值得人信任的平台。以前打车,黑车上车之前一口价,下车就变卦,看到黑车就心惊胆战,程维和卡兰尼克用一个平台嫁接了消费者与供应商,消费者不再担心黑车被宰,供应商不再担心交警拦停,这就是平台的价值,信用在这里被交换,消费者决心相信这个平台,降低了很多无畏的交易成本(等车的时间机会成本,缺乏物权导致的帕累托不优),电商就是这样一个平台,它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让你足不出户逛遍全球,更是让你信任它,并且持久的给与它回报,在这一点上,亚马逊和阿里为经济社会的信用进步建立了最坚实的基础,马云用科技降低了成本。

阿里建立了人与货物的链接,那么腾讯则建立了人与人的链接。腾讯彻底颠覆了社交的玩法。短信没有办法群聊,没有办法发红包,更没有办法发朋友圈。腾讯让社交变的更高效,当看到“摇一摇附近的人”这样的功能出现时,小米的米聊和阿里的来往已经不能在社交领域与腾讯抗争了,这是属于腾讯的基因,最简洁的微信用最强大的功能使得运营商们被迫提速降费,张小龙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产品经理。正如支付宝推动了传统银行的自我革命,微信的出现迫使运营商完成了自我革命,话费不再必须,短信不再需要一条一条编辑,语音发送方便了在快节奏时代下的人们,群聊极大地提升了社交的效率。马化腾领导的社交帝国仍然在不断地“革别人的命”中,深深的掘进着自己的护城河。

“美国人发明了技术,中国人创造了商业模式”AT在不同领域完成了属于自己的科技企业的价值。

“赚钱”,企业的本质是赚钱,给予消费者优惠的打车券,双十一,618,并不是科技企业的慈善,阿里的核心业务赚钱能力似乎腾讯还需要多加学习。

阿里只做电商吗?看图好像是这样的,但事实呢?做一个小小的对比,阿里营收占比8%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下辖虾米音乐,优酷土豆,阿里体育等平台,与腾讯对标的话,近期准备IPO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是最好的对手方。阿里大文娱板块2017年营收147亿,腾讯音娱2018年上半年营收86亿,如果算上市场自然增长率,阿里大文娱板块的营收似乎并不落下风,但是这仅仅是占阿里8%的营收构成,马云提出的“五新+2H”的战略构想中,就有大文娱(HAPPINESS)的说法,可以预见阿里的文娱板块将来也将获得更多的资源倾斜,在自己不擅长得到社交文娱板块至少不落下风。再次跳过云计算。我们来看占比1%的创新业务。

创新业务更像是阿里的枝繁叶茂,高德地图,办公室的微信“钉钉”都是阿里内部孵化的结果,在创新领域,腾讯同样有自己的AI实验室,无人驾驶实验室,双方可以说在对下一个30年,甚至50年的争夺上,都或多或少给与了全力支持,拥有这样的中国科技企业,是中国的幸运,也是世界的幸运。程维说过一句话“现在世界所有的科技平台,都是美国人第一,中国人第二,搜索是谷歌百度,手机是苹果华为,电商是亚马逊阿里,中国企业要有做世界第一的态度和决心,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冲呢?”

纵观两家业务线,阿里与腾讯的本质区别是“是否用最擅长的业务赚到了最多的钱” 如果说腾讯是一个八只触手的章鱼,那阿里就是一个扎根在地下上千米的大树,源源不断的汲取养分,一招鲜,吃遍天。章鱼近期被接连断臂,但大树永远可以把根延伸到更远的地方,盒马,银泰,甚至邻居超市的三江购物都是阿里的根系。营收的饼图说明了一切。我们可以预见得是,阿里用大收益给小部门助力,但腾讯似乎迷失在了四等分的饼图迷宫里,任何一个25%出问题,腾讯都会收到极大的冲击。如今,章鱼已被断臂,大树仍然矗立不倒,营收的失速,腾讯似乎要先倒下了。

二.在未来,谁的布局能够活的更远

实际的问题谈完了,我们来谈谈似乎有点虚无的“战略”,沈南鹏这样描述每一个创业项目“左手是人,右手是商业模式”,如果阿里腾讯的的目标都是百年老店,那两家在当下干的事情决不可能支撑他们做百年,他们必须从头开始,二次创业,为下一个时代变革布局。人工智能是未来吗?答案是不是。商汤科技的ceo徐立曾经这样描述AI的未来:“不可能有公司靠AI做到全球第一,AI太虚无了”,AI只能赋能,做不到带来真金白银,真正商用家用的爆款智慧型图灵测试机器人,徐立说,百年之内,不出意外是看不到了,阿里腾讯对AI的研究更多是象征意义,而且大多停留于基础算法,应用场景太少,产品更是罕见,似乎AI真的是为百年之后做准备了。基础科学的研究是未来吗?pony在知乎上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知乎的大V们对基础科学的前景一水儿的悲观,戈登摩尔模型在这些领域早已失效了。百年太远,未来20年,30年,你可能就会看到阿里腾讯一家的倒下,这支箭,是谁射出去的?是云计算,是2B。

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在2015年2016年甚嚣尘上,原因很简单,中国互联网人口红利的快速增长期已经过去了

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的数据,中国互联网人口在2006年突破一亿人之后,呈现飞速增长,直到2010年以后,指数曲线开始越来越平滑,根据互联网协会的预测,中国的互联网人口的上限在10亿人,距离终点已经越来越近了。互联网人口红利消失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获客成本的不断上涨,2010年移动互联网爆发之年,互联网公司的单个获客成本只有不到200元,2015年之后几乎就是指数级飙升,预计道019年,获客成本将会高达4000元/客,10年翻了40倍,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年初答题产品如此火爆,据测算,答题产生的客流量单价只有27元/人。做一个简单的乘法,公司的营收=客单价*客数,流量越来越贵,新增客数已经几乎不是用钱能买来的了,用两个手机的人还是少数。那么神奇的客单价就要开始起作用了,客单价越高的企业,就能生存的越长。消费者的消费能力与企业客户相比,不仅仅是单价低这样一点。企业客户最重要的价值在于他的稳定,一旦掌握了企业客户并且善于运营,那么就可以长期成为企业的血库,不容易像普通消费者一样受到价格的小幅波动就离。客单价高,稳定的现金流,甚至可以互相助力,企业级客户,2B,才是整个互联网下半场的最大战场。我们来为腾讯和阿里的用户群做一个画像。腾讯在QQ时代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三低,之前已经讲过,并且把这个三低特征引入到了游戏领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秦奋和王思聪,游戏的收入还是来源于足够多的人数,腾讯最具有消费能力的客户其实在微信上,微信公众号的运营者和小程序的开发者是应当也最可能成为腾讯的金库,但是依然是那个问题:最大得到潜力池,放不出最大的水。纵观腾讯的四大业务板块,几乎全部是2C业务,靠着10亿的MAU积攒营收,腾讯的用户画像,或者说更细节一点,能给腾讯带来更高客单价的用户画像,正在免费使用着腾讯的服务,几乎没有付出任何代价。阿里恰好相反,淘宝如果还是做2C业务的话,那么天猫的30万商户就是阿里最大底气。这些企业大多都是国际知名品牌,甚至还有专门的海外代购平台。如果你说30万天猫商户太少,那么淘宝的999万商户够意思了吗?随着运营越来越正规,淘宝上的夫妻小店越来越少,大多数都是自己设厂,有着自己的渠道,就是淘宝上的一家小“企业”。的确,无数的企业靠着微信公众号生存,写手,商家,新媒体运营者,但腾讯是免费的,写得好,就能走红。但淘宝与天猫,无数商家同样活在阿里的平台下,不付钱,就会被别人击败。

这就是阿里与腾讯最大的区别,流量一致,但阿里的客单价就是比腾讯高,客源就是稳定,有人说这是基因决定的,电商基因就要胜过社交基因,但腾讯真的没有想过电商吗?并不是,拼多多腾讯是最大股东,京东腾讯也是战略投资,腾讯期待用小弟们的力量去与阿里厮杀,自己从来没有在战略层面重视过2B的业务,云计算就是最好的例子。回到前面跳过的“腾讯其他业务”与阿里“云计算业务”,这是腾讯近五年最大的战略盲点与失败。这是IDC发布的2017年云服务占比,阿里的地位已经无可撼动。云服务到底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为企业存储数据并进行分析,现在伴随着移动支付的不断更新换代,支付习惯,浏览习惯,使用习惯已经可以量化并且成为企业最为仰仗的资源,大部分企业,是没有能力进行数据的储存与分析的,但是又要用,怎么办呢,只能借别人的服务器了,甚至还出现了政务云的概念,找政府当客户。这就是2B业务,赤裸裸的2B业务了。腾讯云其实起步很早,并且请到了之前搭建微软云和AWS的陈磊负责云计算业务,陈磊也帮助腾讯搭建起了技术平台,并且陈磊和张小龙一样,是懂产品的技术大牛,不仅搭好了技术架构,甚至已设计好了产品,2013年就宣布腾讯云面向全部互联网开源。腾讯云可以说是承载腾讯“下一个增长点”的重任,pony也多次为腾讯云站台。而ToB业务和ToC业务遵循着两种完全不同的逻辑。如果说ToC业务所体现的是小团队的创意或者意志,那么ToB业务则需要更高的集中度。这对腾讯云来说并不容易。即便腾讯云在内部没有遇到类似的竞争对手,但其他事业群的部分业务也会出现和腾讯云重叠的情况,让腾讯云处处受限,陈磊也在2017年离开腾讯前往迅雷,现在,创始人走了,但是腾讯依然走在陈磊搭建的老路上。阿里云则不同,其在阿里巴巴集团体系内部的地位,从成立之初就已确立。2009年,在确定“云计算”和“大数据”两个主要战略之后,阿里云随即成立了独立的运营公司,并且最终成为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四大业务条线之一。资源的倾斜,总部的意志,腾讯的云架构最终还是败在了管理层的打造、业务的发展战略,甚至是在技术积累上,这家互联网巨头看上去似乎都还没有做好准备,来全面投入稍显陌生的2 B端业务。2B业务全面落后的腾讯,似乎在未来20年的驱动力,已经被阿里拉下了。服务消费者的腾讯,如何服务企业,没有基因的腾讯如何在20年内解决这个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陈磊能完成的,战略高度的倾斜,才能让云服务,这个比AI浅显一万倍的2B业务,拯救腾讯的下一个十年。当下的营收环境全面恶化,未来的布局已经落后。腾讯进入到了自己风雨飘雨的时代,一直成长于温室当中的腾讯,现在突然来到了肃杀的丛林,婴儿心脏,成人四肢的腾讯,该如何面对下一个十年?

吴晓波在《腾讯传》的最后问到了一个问题:“谁将会成为腾讯的敌人?”2010年3Q大战之后,马化腾刘炽平等15位高管通过写字条的形式,确认了腾讯的两个内核:“流量+资本”。很显然,前面一个问题很难回到,MBB说这是一个价值一亿美元的问题,但我们可以从当年马化腾和张小龙的对话中找到一丝答案。彼时的腾讯,还没有拿到移动互联网的门票,微博已经上路,腾讯压力巨大,张小龙问马化腾做微信的意义,马化腾说“击败微博的,一定不是下一个微博”。击败腾讯的,一定不是下一个腾讯,一个不走“流量+资本”的腾讯,这个内核现在真的还能用吗?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小声BB:当然了,我要是能去鹅厂工作,那我还得说一句,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