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您最好的
阿里云优惠券!

阿里和JP摩根的新谋算:区块链跨境汇款

“让我们做一个比速汇金更好的产品......速汇金(Moneygram)会感到遗憾的。”据华尔街日报,一年前,在速汇金收购一案告吹时,马云对蚂蚁金服的CEO井贤栋这样说道。

JP Morgan chief Jamie Dimon has publicly criticised Bitcoin in the past

BBC|GETTY IMAGES

而在相近的时间节点,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在谈到比特币时,直言比特币是一个骗局(fraud),但摩根大通的团队看好区块链技术(在受监管的前提下)。

一年后,蚂蚁金服成功将同类竞品英国万里汇Worldfirst纳入囊中,并多国展业。同时我们可以看到,蚂蚁金服正大力发展区块链跨境汇款业务,先后在香港、菲律宾、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国开展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汇款业务。

蚂蚁金服与摩根大通,一中一西,一新一旧,在区块链跨境汇款业务这一战场上,吹响了向对方进军的号角。

两者是如何角力的呢?我们依次来看看他们的“阵列”。

2018年6月,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香港)连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PLC)、GCash(菲律宾的移动支付服务商),一同在香港推出了面向菲佣在港向本国汇款并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钱包。

根据近日中金公司的一份研究报告,使用支付宝的该钱包汇款,相比传统的西联汇款(West Union)或者速汇金等方式,它可节省每笔15港币左右的手续费,在港菲佣约20万,如果全部使用该区块链跨境汇款服务,则全年可以节省一亿港币左右的汇款费用。

更新的案例是,据Cointelegraph,2019年1月8日,巴基斯坦的Telenor 小微金融银行与马来西亚的Valyou,运用蚂蚁金服的区块链技术,发布了巴基斯坦第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跨境汇款服务。同样的,该服务可以使从马来西亚汇款至巴基斯坦的客户,享有更经济、更快捷的服务。而蚂蚁金服方面,更是给出了一年期免服务费优惠。

巴基斯坦国家银行(State Bank of Pakistan Governor)行长 Tariq Bajwa认为这是优化巴基斯坦金融服务的一个里程碑,现在每年由马来西亚汇回巴基斯坦的资金大约有10亿美元,占到巴国GDP的6/5,相当于该国50%的贸易赤字,80%的出口额及超过1/3的进口额。

摩根大通方面,发行了名为JPM Coin的token,作为一种类似稳定币的存在,客户每存入摩根大通1美元,都会获得可用于赎回等额美元的Token作为凭据,当该token被用于支付商品或者证券购买后,token会被销毁,相应的美元则会被返还到用户手中。

据JPM Coin的项目带头人Farqo介绍,JPM Coin可以实现即时结算,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大型企业的跨国支付,实时到账;二是证券交易。JP Morgan于去年在四月完成了一笔对加拿大银行的、价值1.5亿美元的存款凭证测试,证明了其即时性;三是全球化企业分支机构的资金转移,JPM Coin可以替代真实美元,完成转账。

据CNBC报道,摩根大通旗下每日流通的资金高达6万亿美元,且它为财富500强中80%的企业提供服务。尽管摩根大通指出,目前JPM Coin只是一个原型(prrototype),且今年它也只会被作为一个试点产品(pilot product),但不难看出,JPM Coin有较为可行的推广,使用土壤。此外,由CNBC给出的数据估计,如果该项目得以成功普遍施行,那每年可能可为客户节省90亿美元乃至更多的交易成本。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J.P.Morgan指出,JPM Coin针对的是机构客户,它旨在促成公对公的资金流动,并且该token只能自在摩根大通内部流通。换言之,现阶段,转账低成本与高效率的益处只能由摩根大通的机构客户享有。

由上文可以看到,无论是蚂蚁金服还是摩根大通,他们的区块链跨境转款均较为经济与高效,那这是怎样实现的呢?

蚂蚁金服方面,由阿里云在其博客上以香港的服务为例做了一篇讲解,笔者摘录编译如下:

In this remittance, the 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of blockchain gets used for cross-institutional collaboration among AlipayHK,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Hong Kong and Singapore), and GCash. A distributed ledger supports distributed processing and also provides all participants with a uniform business ledger and view.

在这个跨境汇款服务中,支付宝(香港)、渣打银行(新加坡与香港),以及GCash都被引入同一份商务账本。

When the wallet at the remittance end sends a remittance, all participants receive the information simultaneously and collaborate to complete the remittance transaction simultaneously on the blockchain after the audit required for compliance. If any problems occur during transfer (for example, violation of relevant provisions), such issues will get reported to the remitter in real time.

如上图所示,相比传统的逐个节点确认完成转账,蚂蚁金服的区块链方案使相关各方加入同一账本,一但一段发起转账,相关各方都将同时收到讯息,并进行确认,从而使得该转账能够瞬间完成。

而摩根大通方面,在其官网也对JPM Coin的工作原理进行了阐释说明,同样编译如下:

In step 1, a J.P. Morgan client commits deposits to a designated account and receives an equivalent number of JPM Coins. In step 2, these JPM Coins are used for transactions over a blockchain network with other J.P. Morgan clients (e.g., money movement, payments in securities transactions). Finally in step 3, holders of JPM Coins redeem them for USD at J.P. Morgan.

在步骤一中,摩根大通向指定账户中存入一定美元,并获得等额的JPM Coins。在步骤二中,这些JPM Coins被用于摩根客户间在区块链网络上的交易(例如,转账,证券交易支付)。最终在步骤三中,JPM Coins的持有者赎回他们在摩根大通的存款。

可以看到,蚂蚁金服和摩根大通,都是运用了联盟的方案来解决跨境汇款的问题,不过蚂蚁金服的链上是多个不同的机构主体,如渣打银行、支付宝(香港)以及Ccash,而摩根大通的链上本质上只有摩根大通自己一家。换言之,摩根大通的解决方案是一个更为中心化的解决方案,同时也有别于传统的稳定币,因为后者是开放的。

而蚂蚁金服与摩根大通的方案很大的一个不同点是,摩根大通是在做B2B的业务,而蚂蚁金服在做的是C2C的业务,短期内两者不会正面交锋,但长远来看,二者也不过是分别从南坡与北坡向珠穆朗玛峰进发,最终在区块链跨境汇款方面一定是会B.C通吃,即使不亲自上战场,其盟友或者子机构也会去。

那为什么新旧两个巨头会如此执着于探索,实践区块链跨境汇款呢?

一方面自然是资本的逐利性,市场需要廉价且高效的跨境汇款方案,据Business insider的数据,全球跨境汇款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6980亿美元,预计2019年将再增长3.7%到7150亿美元。

另一方面是区块链成为新一代技术基础设施的趋势愈发清晰,越来越多的用户数据将会迁移或沉淀到区块链上,无论是身份认证还是产权归属,抑或是产品溯源,都已然在向链上迁移。作为资金流动,信息流动,物品流动交叉复合的“支付”、“交易”等信息,天然是价值极高的,越早,越多地将类似的信息吸引到自己的区块链上,那必然会在下一个浪潮来临时,做出漂亮的冲击。

相信随着时间推演,会有愈发多的机构加入战场。

往期回顾

区块链热点分析、解读

文章不错,点个赞吧!